<ruby id="ddzb7"><strike id="ddzb7"><b id="ddzb7"></b></strike></ruby>

    <track id="ddzb7"></track>

      <address id="ddzb7"><strike id="ddzb7"><span id="ddzb7"></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ddzb7"><strike id="ddzb7"><rp id="ddzb7"></rp></strike></track>

        <noframes id="ddzb7"><ruby id="ddzb7"><ruby id="ddzb7"></ruby></ruby>
        <pre id="ddzb7"></pre><address id="ddzb7"></address><noframes id="ddzb7"><ruby id="ddzb7"></ruby><pre id="ddzb7"><ruby id="ddzb7"></ruby></pre>

        穩增長政策帶動經濟回穩向上,四季度貨幣政策如何演繹?

        2022-10-24 17:22:51 第一財經日報 

        伴隨著穩增長政策的持續推進,三季度GDP增速超預期回升。而在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緊縮、我國經濟運行仍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社會各界對四季度貨幣政策如何演繹頗為關注。

        10月24日,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三季度GDP同比增速達到3.9%,較上季度大幅回升3.5個百分點,高于市場普遍預期。

        近年來,我國堅持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前瞻性加強跨周期調節,有力促進穩增長、穩物價、穩就業和國際收支平衡。同時,人民銀行新創設了十余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發揮了貨幣政策工具總量調節和結構調節的雙重功能。

        綜合市場分析來看,宏觀經濟轉入回穩向上過程,離不開貨幣政策的持續發力。未來一段時間,貨幣政策重在兼顧好內外平衡尤其是防控好金融風險。預計四季度貨幣政策將寬而不溢,不排除用降準置換部分到期MLF操作的可能性。

        經濟回穩向上

        宏觀經濟已企穩并開始上行。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9月當月,基建投資和制造業投資都實現了兩位數增長,房地產投資降幅較8月有所收窄。

        綜合市場分析來看,宏觀經濟轉入回穩向上過程,離不開貨幣政策的持續發力。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認為,宏觀政策落地的效果日益顯現,基建投資加速形成實物工作量,成為投資增長的重要支撐和經濟回暖的催化劑。

        當然,金融數據也凸顯了宏觀調控政策效果,給實體經濟的資金支持保持了較大力度。今年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達27.7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3.01萬億元,人民幣貸款增加18.08萬億元,同比多增1.36萬億元;9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2.47萬億元,同比多增8108億元。其中,企業貸款同比多增9370億元(企業中長期貸款同比大幅多增6540億元)。

        展望四季度,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認為,近期決策層出臺的一系列穩經濟接續政策仍把基建投資作為重點,再加上四季度可能提前發行一部分明年專項債,基建將繼續保持較快增長。此外,房地產市場有望弱企穩。近期政策正從需求端和供給端雙向發力,特別是政策性銀行保交樓專項借款的推出,推動竣工速度明顯加快,這將有助于穩定市場信心。

        盛松成表示,目前我國經濟已經企穩并開始上行,但仍需重視改善預期和激發市場主體的積極性,促進消費持續增長,鞏固經濟回穩向上的基礎。雖然今年面臨很多超預期因素的影響,但我國經濟韌性足、潛力大,經濟增速在主要經濟體中仍處于較高水平,仍是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穩定器和動力源(600405)。應堅持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從而實現經濟質的不斷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長。

        四季度如何演繹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我國經濟繼續保持恢復發展態勢,但經濟運行仍面臨不小的下行壓力;與此同時,美聯儲連續加息,收緊貨幣政策;诖,對于四季度貨幣政策如何演繹,市場頗為關注。

        “當前國內和國際經濟運行所產生的對于貨幣政策的需求,不僅是完全相反的,而且對沖的力度還很大!痹谥残磐顿Y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看來,一方面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在實體經濟層面,有關貨幣政策進一步寬松的呼聲時不時可以聽到;但另一方面,美聯儲加息,美元強勢后人民幣匯率遇到了很大的壓力,貶值速度加快。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似乎進入了一種左右為難境地,需要理清思路,審慎抉擇,精準施策。

        連平認為,從我國實際出發,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繼續實施逆周期調節和跨周期調節。而不是像其他國家一樣跟隨美國加息,收緊相關政策。此外,未來一個階段,對貨幣政策來說同樣重要的是兼顧好內外平衡尤其是防控好金融風險,后者是貨幣政策不可回避的重要任務。

        他表示,在維護內外平衡和防控金融變量聯動風險的問題上,貨幣政策是不可替代的主角,因為貨幣政策具有明確和直接的功能,而其他政策則不具備這樣的功能。貨幣政策需兼顧多方需求,運用相關的政策工具,包括總量工具、結構性工具和價格工具等來進行調節。當下,貨幣政策根據需要進行向松的調節,以更好的支持實體經濟,但要避免由于有些工具(特別是價格工具)的偏松運作,可能會帶來更大的貨幣貶值壓力。

        用降準置換MLF討論增多

        應對可能出現的挑戰與變化,貨幣政策操作還有多大空間也是市場關注的焦點。自8月起,MLF(中期借貸便利)到期量增多,接下來還將進一步增加。面對巨額MLF到期,市場對用降準置換部分到期MLF操作的討論逐漸增多。

        10月17日,央行等量續作5000億元MLF;數據顯示,11月和12月將到期MLF分別為1萬億元和5000億元;2023年1月,MLF將有7000億元到期。

        綜合市場分析來看,考慮到接下來MLF到期量較大,央行在落實好結構性工具的同時,仍不排除適時通過小幅降準置換部分到期MLF的可能。用降準置換部分到期MLF,既可在基本保持流動性總量不變的同時,又向銀行體系釋放期限更長、成本更低的資金,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為實體經濟發展營造適宜的金融環境。

        展望后期政策,財信研究院副院長伍超明表示,貨幣方面,預計寬而不溢,流動性有望保持合理充裕,政策核心聚焦擴信貸、穩地產,不排除年內再度降準,但降低政策利率的概率偏小。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認為,10月17日MLF等額續作,并沒有降準置換操作也沒有延續前兩個月縮量續作,體現了貨幣政策在內部經濟逐步修復與外部貨幣政策收緊的復雜環境中維持穩健謹慎操作的基調。雖然后續貨幣政策所面臨的內外部環境還會延續一段時間,但也不意味著降準操作被完全排除在貨幣政策之外。

        “綜合考慮流動性缺口、MLF到期、美聯儲加息節奏、歷史降準多發時點等,未來一個季度,我國央行均有降準的可能,今年底明年初降準落地概率較大!泵髅鞣Q。

        (責任編輯:李悅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强奷到爽全过程
              <ruby id="ddzb7"><strike id="ddzb7"><b id="ddzb7"></b></strike></ruby>

                <track id="ddzb7"></track>

                  <address id="ddzb7"><strike id="ddzb7"><span id="ddzb7"></span></strike></address>

                    <track id="ddzb7"><strike id="ddzb7"><rp id="ddzb7"></rp></strike></track>

                    <noframes id="ddzb7"><ruby id="ddzb7"><ruby id="ddzb7"></ruby></ruby>
                    <pre id="ddzb7"></pre><address id="ddzb7"></address><noframes id="ddzb7"><ruby id="ddzb7"></ruby><pre id="ddzb7"><ruby id="ddzb7"></ruby></pre>